世界上最任性的公园,一年只存在三个月,想去玩还得会潜水!

对于公园各位一定是不会陌生的,一般的小区内或者是城市中,都会建有公园作为休闲锻炼的场所。不过世界上却有这样一个公园,它一年之中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会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其他的日子里都潜藏了起来,这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呢。

这座公园就是绿湖公园,其位于欧洲中部地区的奥地利,在这里能看见两种截然不同的景色。当寒冷的冬季到来之时,绿湖公园就会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和城市里常见的公园没什么两样。但到春季到来的时候,这里就会被水淹没。此后人们若是想来公园游玩的话就需要潜水才行了。

这些水是从何而来的呢?欧洲中部虽然没有直上云霄的高山,但是也存在一些山脉,当冬季过去山川上消融的雪水就会汇聚在一起,将绿湖公园淹没。可能几个月前这里还有一座公园,之后过段时间再来的话就只能面对一片湖水了。而绿湖公园的名字也是据此而来,因为是冰川水的缘故,整座湖看上去非常的清澈,呈现出一种翠绿的颜色。

绿湖公园一年有9个月的时间都淹没在湖水中,由于其独特的性质,公园也是吸引了很多潜水爱好者,他们借此被湖水被淹没的机会,下潜到了绿湖公园,感受不同介质下公园的风景。在外人看来这是难以理解的事情,可这群人却还是乐此不彼的样子,或许这就是生活理念的不同吧。

当潜至湖底的时候,潜水爱好者能看见很多不同的景象,阳光透过水面照耀在湖底,在人类的视线中呈现出缤纷的色彩。在这里还能见到生长的树木和草地,这些都是在正常的湖水中潜水所见不到的风景。好了,本期内容就到这里,喜欢的请点击收藏或者关注哦。

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李克强会见匈牙利总理欧尔班

中新社北京4月25日电 (记者 梁晓辉)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5日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匈牙利总理欧尔班。 李克强表示,当前中匈关系保持健康稳定发展。中匈两国不仅在传统经济领域合作成果丰硕,在新业态、新经济领域也有着广阔发展前景。两国中小企业创新活力强劲,互补性强。我们愿将“一带一路”倡议同匈牙利发展战略对接,本着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实现互利共赢。很高兴得知中匈联营体中标匈塞铁路匈牙利段,这是项目取得的关键进展。我们愿同匈方一道,推动项目融资、建设过程符合国际化标准和公开、透明原则。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是一个务实合作平台,有利于欧盟团结和欧洲一体化进程。我们愿同匈方一道推动合作取得更多成果,促进中国—中东欧国家以及中欧关系发展。 欧尔班表示,匈方高度赞赏长期以来中方为匈牙利现代化发展发挥的积极作用,欢迎中国企业继续扩大在匈投资兴业。匈方高度重视“一带一路”倡议,这是推进自由贸易的重要平台,匈方将继续积极参与共建“一带一路”。“16+1合作”为促进中东欧国家发展及中欧关系开辟了新的渠道,匈方愿同中方携手推动合作在新的起点上取得更大发展。 会见后,两国总理共同见证了多项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完)

王志珍:人工合成胰岛素中,一个少为人知的科学故事-本站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ID:IamaScientist),作者:王志珍

1966年,中国科学家首次人工全合成具有全部生物活性的结晶牛胰岛素。听王志珍院士讲述在上世界60年代,人类在蛋白质科学研究中跨出的重要一步。

以下为王志珍演讲实录:

我是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志珍。

我是一名研究蛋白质的生物化学家,我的研究生涯是从胰岛素研究开始的。今天我跟大家来谈一谈,半个世纪以前,中国科学家在人工合成胰岛素的创举中,一个少为人知的科学故事。

说起蛋白质,很多人就会想起高蛋白的食物,牛奶、鸡蛋、鸡鸭鱼肉、虾。不错,蛋白质是我们人体的必需营养。

什么是蛋白质呢?用革命导师恩格斯权威的哲学语言来说,“生命是蛋白体的存在形式”。

用科学语言来说,“蛋白质是生命活动的主要承担者”。不管是呼吸、消化、运动、说话,还是思维、学习、记忆,甚至感情等等,一切生命活动,都是由蛋白质分子或者说由很多蛋白质组成的“分子机器”来执行和完成的。

蛋白质是一种生物大分子,由各种各样的氨基酸组成。上图中,不同颜色的珠子代表不同种类的氨基酸,它们之间通过一种叫做“肽键”的化学键联系起来,形成肽链。

肽链就是蛋白质的一级结构,没有活性。只有当它在空间盘缠卷曲、折来折去,形成特定构象,才能获得生物学活性,成为蛋白质分子。

人体当中至少有2万种不同的蛋白质分子,每个蛋白质分子都有自己特定的结构。但组成这么多不同种类蛋白质的氨基酸,实际上也就是20来种。

我相信,每一位同志都知道什么是氨基酸。假如我说“谷氨酸”,你可能不知道;但是我说“味精”,你一定知道:味精是一种谷氨酸的钠盐(L-谷氨酸一钠)。

在这里,我要介绍的是“半胱氨酸”。图左下角,黄颜色的珠子代表半胱氨酸。两个半胱氨酸之间可以形成一种叫做“二硫键”的共价键。二硫键对于蛋白质分子的结构和功能非常重要。

到现在,我相信大家已经和我一起对蛋白质建立了新的认识:蛋白质是由氨基酸连接成的、通过折叠形成有复杂结构、特定形状,从而获得活性的生物大分子。

如果蛋白质的折叠发生了错误,就有可能引起疾病。大家知道的阿尔兹海默症(老年痴呆症)、帕金森氏症、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渐冻症)等等,都是神经退行性疾病。在患者的大脑里产生了某些蛋白由于错误折叠形成的斑块。

以上是今天讲座的铺垫。

现在我们来讲讲人工合成胰岛素。

1958年,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物化学所为了向国庆十周年献礼,决定做一个有分量的项目,要“合成一个蛋白质”。这的确非常有分量,因为当时世界上没有成功的先例。有很多人经常把这件事情,说成是中国人跟诺贝尔奖擦肩而过、失之交臂的一个工作。

有那么多蛋白质,合成哪个呢?摆在中国科学家面前的选择其实就一个:胰岛素。因为胰岛素是当时唯一一个氨基酸序列已知的蛋白质。它的序列是1955年英国科学家Sanger测定的,他于1958获得诺贝尔奖。

胰岛素是一种激素蛋白,糖尿病者可以通过注射胰岛素降低血糖。同时它是一个很小的分子,只有51个氨基酸。

胰岛素分子由两条链组成,上面是A链,有21个氨基酸;下面是B链,有30个氨基酸。两条链中间,有两条红色的线,表示二硫键,且A链内部也还有一个二硫键。这样特殊的性质,恰恰给胰岛素的合成制造了一个瓶颈,而且还埋伏着当时完全不清楚的蛋白质折叠的问题。

这样一个很特殊的蛋白质分子,怎么去合成呢?当时提出了至少这样四种方案;但是由于技术和试剂方面的限制,只有方案一比较有希望。即:先分别合成A链和B链,再把A、B链通过二硫键接起来(重组)。

肽链的合成,在当时已经有过先例了。1952年,美国人合成了含有九个多肽的催产素,二年后就获得诺贝尔奖;1958年,又有人合成了十三肽的促黑激素。所以胰岛素合成的关键问题,就是合成的A链和B链能不能连起来,成为有活性的天然胰岛素分子。

上海生化所的邹承鲁小组担任了解决这个关键问题的任务。邹承鲁先生当年35岁,他组里所有的成员都比他年轻,有些还是大学刚刚毕业的。他们做的“胰岛素拆合”工作,就是把二硫键还原,拆开成两条分开的A链和B链,之后去寻找条件,看分开的A、B链能不能重新组合,成为天然的有活性的胰岛素。

“拆”跟“合”,听起来很简单,但其实实在是太困难了。因为胰岛素的A、B链重组的方式有无穷种。

我们设想一个理想的理论状态,就是在溶液里只有一条A链和一条B链,那么所有的半胱氨酸之间,形成二硫键的方式有15种。而真正的天然胰岛素只有左上角那一种,所以它的概率是1/15,也就是6.7%。

然而随着A、B链的数目在溶液中增加,两条链可以以不同比例与方式组合,二硫键可能的连接方式将呈现指数级的增长,也就是无穷种。但只有一种是天然胰岛素的结构,所以组合正确的概率是无穷分之一——相当于0。

然而一年多以后,邹承鲁小组居然找到了一组条件,使得他们从分开的A链和B链得到天然胰岛素的概率,从0.7%提高到1%,再提高到5%,最后竟然到了10%,可以说重组取得了成功。他们圆满地完成了任务,确定了方案一作为胰岛素的合成路线,开始了人工全合成胰岛素的攻关。

但当时出于对德国和美国科学家同类工作的保密,邹承鲁小组的工作并没有在国际上发表。1960年,《自然》杂志上发表了加拿大科学家类似的工作,但产率只有1%-2%,所以中国人的这个工作在国际上是领先的。

经过7年多的辛勤奋战,1966年,中国科学家人工全合成了具有全部生物活性的结晶牛胰岛素,右上角是合成的牛胰岛素的结晶;右下角是通过小白鼠惊厥测定胰岛素的活性。《人民日报》报道了这项工作。

在理论上几乎得不到的情况下,为什么邹承鲁小组能够得到相当高产率的天然胰岛素呢?

当时他们总结的原因是:“在所有可能的重氧化产物当中,胰岛素结构还是一种比较稳定的结构,甚至在各种AB异构物之中,还是最稳定的结构之一。”这个时候,他们就已经认识到了天然结构是最稳定的。

现在我必须跟大家谈一谈,同一时期美国科学家Anfinsen的“牛胰核糖核酸酶的变性和复性实验”。核糖核酸酶是一个酶蛋白,它只有一条链;但是它有八个半胱氨酸,所以形成了四对二硫键。加了还原剂和变性剂,这个分子就还原变性成一个伸展的链,失去了活性。Anfinsen把变性剂和还原剂去掉,看这一条链能不能重新折叠起来、氧化复性成为原来的分子结构。

Anfinsen最后找到了一个条件,得到了差不多有80%非常高产率的核糖核酸酶。他后来得出的结论是,多肽链氨基酸的序列已经含有了其三维结构的全部信息,也就是我们平常讲的“蛋白质一级结构决定高级结构”。他于1972年获得诺贝尔化学奖。

来对比一下中国科学家跟美国科学家面对的问题。时间上,都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们处理的问题,也都是多肽链中二硫键正确形成的问题:一个是变性和复性的实验,一个是拆开和重组的实验,非常相似。

美国人做的是牛胰核糖核酸酶(上图右侧),只是一条链,探究的是4对链内的二硫键。这个情况下,所有可能形成的搭配方式是105种,其中二硫键正确的核糖核酸酶只有一种,所以成功的概率是1/105,就是0.95%。

而中国科学家面对的问题是两条链的胰岛素(上图左侧)。它虽然只有6个半胱氨酸,但是由于两条链可以以不同的比例、不同的方式来组合,因此获得天然胰岛素的概率是无穷分之一,是0。所以中国科学家面对的问题实际上更加复杂。

Anfinsen在生命科学发展的那个阶段,是兴趣使然、自由探索。所以他在黑暗当中,一步一步地朝着前面出现的小亮点前进。最后看到了一扇亮灯的窗户,到了这扇窗户跟前,并最终推开了它,向人们展示了一个蛋白质科学中,崭新的蛋白质折叠的世界。而且他指出了,“天然蛋白质的结构是在生理条件下热力学上最稳定的结构”。

中国的科学家在特定的社会条件下,是任务导向。其实他们在执行任务的过程当中,也必然会看到这扇窗户,到达这扇窗户前。然而,由于任务的催促和灾难性的文革的种种干扰,他们被带离了这扇窗户,没有机会去捅破那一层窗户纸。

一直到改革开放,郭老宣布科学的春天到来了,A、B链重组成功的基础理论研究才在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扬帆起航。我本人也非常有幸参与了这项研究。

这就是我今天要给大家讲的,胰岛素合成背后的蛋白质折叠的故事。谢谢大家。

为什么要多读书?这大概是我见过最真实的答案!哈哈哈…|睡前嘿嘿嘿

欢迎收看【睡前嘿嘿嘿】。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

你读书了吗?

有句顺口溜是这样说的:

一天不读书,无人看得出;

一周不读书,开始会爆粗;

一月不读书,智商输给猪。

虽说有些夸张

但也不无道理。

不信往下看看这个视频

↓↓

有杠精会说这是电视剧,

都是假的!

那好吧,

小哥我再举例子:

当你开心的时候

你可以说:

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看尽长安花。

而不是只会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你伤心的时候

你可以说: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而不是只会说:

我的心好痛。

当你一个人的时候

你可以说:

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

望尽天涯路。

而不是只会说:

好寂寞!

当你看到帅哥时

你可以说:

陌上人如玉,

公子世无双。

而不是只会说:

我靠,太帅了!

当你看到漂亮小姐姐时

你可以说:

北方有佳人,

绝世而独立。

而不是只会说: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what are you QQ?

当你遇见渣男时

你可以说:

遇人不淑,识人不善。

而不是只会说:

瞎了老娘的狗眼,

碰上你这个大猪蹄子。

当你向暗恋的男神表白时,

你可以说: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而不是只会说:

这是我老公,

谁都别跟老娘抢!

当你思念一个人的时候,

你可以说:

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而不是只会说:

我想死你了。

当你表白被拒的时候

你可以说: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而不是只会说:

蓝瘦,香菇。

结婚的时候,

你可以说:

春宵一刻值千金,

花有清香月有阴。

而不是只会说:

嘿嘿嘿嘿嘿嘿。

当你分手的时候,

你可以说:

相濡以沫,

不如相忘于江湖。

而不是只会说:

分手吧,

以后漂流瓶联系!

看见大漠戈壁的时候,

你可以说:

大漠孤烟直,

长河落日圆。

而不是只会说:

唉呀妈呀,

你看,

这太阳,又大又圆!

看见夕阳余晖的时候,

你可以说:

落霞与孤鹜齐飞,

秋水共长天一色。

而不是只会说:

卧槽,鸟真多!

卧槽,真好看!

这就是文化底蕴的差距,

这就是“腹有诗书气自华”。

是让人跪,还是让人醉,

你一开口,

别人就知道了!

如果这些还不能让你去读书

那小哥只好用杀手锏了

↓↓

颜值高如吴彦祖的中北路小哥都要去读书了,

你还有什么理由不读书?!

读书,可以体验1000种人生;

但不读书,你只能活一次。

话不多说,

小哥要去读书了。

今晚我读的书是

↓↓

来源:湖北经视/编辑:中北路小哥/主编:李浩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男子私自种罂粟做药治病 涉罪被判刑

私自种罂粟 涉罪被判刑 因身体经常疼痛,家住重庆市江津区的贺锡全在明知法律规定不允许种植罂粟的情况下,仍决定自己种罂粟做药治病。近日,经重庆市江津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罪,判处贺锡全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2000元。 2018年4月,民警在巡逻时发现,贺锡全家门前花盆里种了4株有艳丽花朵的植物,疑似罂粟。随后,民警又在他家附近发现一大片种植的疑似罂粟。经当地林业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贺锡全种植的植物正是罂粟,俗称鸦片、大烟。经当场铲除清点,贺锡全共计栽种了579株罂粟。他交代,2017年11月,自己在赶场时从卖草药的小摊上花20元买了一个罂粟果,回去之后把罂粟种子撒进土里开始栽种。他的妻子和哥哥得知后,都劝说他这是犯法行为,让他不要种。但他认为,自己种的罂粟田位置偏远,不会有人发现。在侥幸心理驱使下,他继续栽种罂粟,但终究没有逃过法律的制裁。 承办检察官王凤介绍,在被查获的时候,贺锡全栽种的罂粟植株最高的1.5米,最矮的0.2米,罂粟花妖艳摇曳,有的已经结出了青涩的果实。“无论出于何种动机,无论数量多少,私自种植罂粟都是违法的。”王凤说。